联系电话:0755-2322 8276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医院管理文库 > 霍尔斯原创 > 正文

质子治疗已到了“穷途末日”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ho 点击量: 时间:2017-12-11

近社会关于质子治疗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息,有人认为质子治疗非常有用,是病人的福音;也有人认为质子治疗有所缺陷,注定会被其他新的治疗方式取代。质子治疗效果如何?临床使用有什么缺陷?带着这些疑问,近期霍尔斯对医疗行业专家宋世鹏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霍尔斯整理稿。

 

宋世鹏,1950年3月出生于中国安徽省淮南市,上海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历任中国物理学会会员,中国粒子加速器学会会员,北京大学、第三军医大学客座教授。现为上海世鹏实验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首席科学家。

 

为社会发“声”

 

宋世鹏先生认为,为了提高疗效,降低患者的痛苦,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医院采用放射治疗设备去代替部分手术治疗,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从上图可知,质子、重粒子射线具有非常特殊的“布拉格峰”,剂量场优势十分明显。

 

早在几十年前,欧美等多家公司就投入巨资研发,先后研制出多种质子和重粒子治疗设备。尽管体积巨大、价格高昂,仍有许多医院和投资人花巨资购买。还有许多公司斥巨资,投资制造质子和重粒子设备。放射肿瘤界也对此设备寄于厚望。

 

在质子、重粒子设备看似一片大好的形势下,宋世鹏先生提出了自己的忧虑“质子射线拥有其他射线所不具备的“布拉格峰”,其单束射线所形成的剂量场,明显优于单束光子射线的剂量场!而重粒子射线还要更好一点。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质子、重离子的优势将不复存在”。

 

近年来,新型光子放疗设备的进步很快,其综合剂量场已接近质子系统的剂量场。而中国特有的放射外科治疗系统(S刀)的综合剂量场分布优势己超越质子的综合剂量场,未来差距还将进一步拉大。

 

 还有,光子治疗系统将快速进入核磁共振(MRI)影像引导时代,比如美国克里夫兰微雷公司、瑞典医科达公司、中国的S刀系统等。而世界各国的质子治疗设备均没有MRI影像引导这一手段,今后也很难使用,这就使质子治疗设备更无法与光子竞争。

 

 质子和重粒子射线的放射生物学指标本来还有一定优势,光子射线为1,质子为1.17 ,重粒子为3 ,但质子射线这个优势本来就不明显,在S刀剂量场优势面前已无足轻重。

 

 质子、重粒子射线致命的弱点是很难控制布拉格峰治疗精度。众所周知,“布拉格峰在组织中深度”与组织密度成反比。在密度均匀的水中尚可以准确控制深度,但如果是人体表皮呢,人体表皮到靶区的组织密度极其复杂。当一定面积的“照射野”穿过一定深度的人体组织时,布拉格峰的深度控制非常困难,操作太复杂,治疗精度很难保证。所以多束大照射野的质子、重粒子射线很难去做高精度的治疗。只有在单束小照射野的情况下,质子、重粒子才能显现它的优势,但是小靶点、高精度治疗更是“S刀”的优势。

 

 美国保险公司委托第三方专家组所做的质子与光子治疗对比的调查报告,再次证明了质子与光子治疗相比,没发现任何优势。加上体积巨大、建设周期长、投资巨大、功能单一等诸多缺点,质子放疗设备已是“穷途末路”。

 

为社会立“功”

 

怀揣着振兴国家医疗科技事业的梦想,宋世鹏先生十几年来矢志不渝地坚持自有知识产权的高科技医疗产品的研发、制造和产业化推广,尤其在无创伤治疗设备方面填补了中国和世界的多项空白。先后获得了120多项国内外专利,相关技术涉及到精密机械、电气自动化、核物理、肿瘤学、脑神经科学、医学影像学、信息科学和生命科学等多学科交叉应用,为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宋世鹏先生带领其团队研制的伽玛刀在获得美国FDA认证后,又研制成世界首创的陀螺旋转式钴60放射外科治疗系统(简称陀螺刀),并于近日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的认证,被誉为“中国伽玛刀之父”。

 

 

“质子热”背后的反思

关于社会上对于质子治疗的声音,宋世鹏先生认为“世界各国对发展粒子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但是在中国,大量的资本涌入了质子设备领域。这样一来,大量的患者会受到不实信息的误导,花大量的钱却得不到物有所值的治疗。作为我们医疗行业从业者来说,看到了不说,良心上是会受到谴责的”。

 

在回答为什么社会上有关质子治疗的质疑如此至少的时候,宋世鹏先生认为,“我相信,知道质子没有治疗优势信息的,绝不仅仅我一个人,但是大家为什么不说,这可能更悲哀”。个中原因,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0755-23228276

1
2
3
4